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7mww的博客

 
 
 

日志

 
 
 
 

野果之恋  

2013-11-17 17:5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去一个山区旅游,经过一处茂林修竹掩映下的小山坡时,看见不远处,那裸露着灰褐色肌肤的岩石缝里,那枝叶肆意蔓延的灌木丛中,混杂着一蓬蓬结满红色果实的矮丛植物,那艳红的色调给这深黛色的群山抹上了俏丽的一笔。走近一看,那分明是覆盆子,个个晶莹剔透,娇艳欲滴。回忆一下子就把我拉回那已经渐行渐远的孩提时代,唇齿之间又溢满了温馨的野果余香。

        二十多年前,市场上没有那么多新鲜时令的水果,我们的口袋里也没有那么多可以随意支配的零花钱,最主要的是没有那么多的课外作业和辅导培训。当父母出去工作时,留下的便是放任自流的自由空间,用不完的是任由挥霍的时间和精力,我们便经常聚集在一起四处撒野。

        春夏之交,山上的各种草木已经尽情爆发出旺盛的生命力,把生命中最亮丽的一面展示在大自然面前,诉说着自己已经步入了甜蜜的季节。这时也正是覆盆子成熟的时节,我和一些小伙伴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去山坡上纵横驰骋、欢呼奔腾。覆盆子是一种匍匐在地面上的低矮灌木,果实呈半球状,如同倒过来的盆,个儿不大,色彩却是红得艳丽,每个果子又由一粒粒米粒大小的颗粒聚合而成,透过薄而透明的皮,可以看见里面充盈着绛红色的果汁。如果在雨后,在阳光的照耀下,被雨水冲刷过的果实熠熠生辉,显得格外诱人,一见就令人馋涎欲滴。或许是好的东西都不容易得到吧,像玫瑰一样,它的枝上也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刺。但是为了采摘到那又酸又甜的诱人果子,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往往是在回家的路上,才发现手臂上被拉开了一道道血口子。每当有人发现一处目标,大家就会大声叫嚷着追跑过去,双手如蜻蜓点水般上下起落,一时间恨不得多长出几只小手来。直到把它们全部收入囊中,才会继续搜寻新的目标。这个时候,我们通常会哼着一个谜语:“山上一摊血,小孩看见哇哇哭。”其实这个谜语说的是反话,“一摊血”是指覆盆子,“哇哇哭”就是哈哈笑的意思了。

        小时候,我们经常采摘的野果子还有一种方言称作“毛栗”,但是一直不知道它的真实名称。它也有几句顺口溜:“毛栗哥哥,后山做窝;毛栗弟弟,后山晒盐。”只是至今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大概是说它生命力非常旺盛吧。“毛栗”也是一种带刺的灌木,而且刺比覆盆子更粗更硬。它的果实呈球形,比算盘子略微大一点,果子未成熟时是绿色的,后来逐渐变黄,最后变成暗红色。“毛栗”主要是吃它的果皮和果肉,其实和桃李等水果相比,它的果肉薄且硬,也没有那么多汁液,里面满是带毛的籽。但是我们还是不厌其烦地拿小刀削掉顶上的梅花状的花萼,然后在那里钻个孔,掏出里面的籽,最后享用它的果肉。上山采摘野果,好多时候,乐趣还在于追逐玩闹,在齐人高的麦田里捉迷藏,在柔软如地毯般的苜蓿地里打滚。累了,躺在草地上,头枕双臂仰望蓝天白云;渴了,伏在溪涧旁,掬一捧清澈甘冽的山泉。有时,小伙伴们褪下裤子,齐刷刷地站在河沿上,以河面的水草为射击目标,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抛物线。这个时候,我们的笑声往往比山涧的流水还要欢畅。

         洋溢着无邪和天真的时光再也不能回来了,那些野果也因为没有了我们的欢笑而在山野里年复一年地徒然寂寞着。不过,那一段纯净的时光以及那些飘香的野果终将会成为我们人生中最美丽的回忆,在不经意间悄然翻阅,不断刷新。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