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7mww的博客

 
 
 

日志

 
 
 
 

父亲·我·生日  

2013-12-01 16:5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想到父亲的生日是在舟山的一家影剧院里。记得当时放映的是一部叫《豆蔻年华》的影片,影片中有这样一个镜头,直到今天我仍记忆犹新:在课堂上,一位老师问学生,谁知道父亲的生日?全班四五十个学生竟然齐刷刷地都低下了头。那一刻,那位老师轻柔的话语如巨石撞击着我胸口最脆弱的地方,我也深深地低下了头。同时,整个剧院一片肃静,或许,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同我一样正在扪心自问:你知道父亲的生日吗?

 那个周末,平常不太回家的我特意从学校赶回岱山家里。但是,回到家中,面对早出晚归、日夜操劳的父亲,我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父亲是个典型的农民,老实巴交、沉默寡言,而工作的劳累又使他把吃饭、睡觉当成了最奢侈的享受,从来不敢再奢求什么。多年以来,我和父亲几乎没有言语交流。而这次,我在家里呆了两天,除了偶尔打打招呼以外,我竟然没有正式和父亲说过一句话。这次不是又白来了吗?我不禁暗暗责问自己。我独自在父母的房间里转来转去,希望能发现什么线索。蓦地,我眼睛一亮,写字桌的玻璃板下压着父亲的身份证。于是,我第一次知道了父亲的生日:1947年10月24日。但是很遗憾,那时侯,父亲的生日已经过去了。

 那年寒假,我迈入了成人的行列,我想举行一次生日party以示庆祝。父母亲显示出极大的热情,忙着为我准备这准备那。父亲因为不懂厨艺,只能为母亲打打下手,在母亲的召唤声中跑东跑西,显得有点手忙脚乱,但脸上却始终洋溢着笑意。聚餐时,我和朋友们觥筹交错、笑声绕梁。几只酒瓶很快就底朝天了。我踉踉跄跄地去厨房拎啤酒,醉眼朦胧中,猛然发现父亲手里端着一只大瓷碗,倚在墙角吃着我们吃剩的残羹冷菜。我的酒意一下子全没了:“爸,你怎么……”“哦,这些菜倒掉怪可惜的。”父亲见到我,慌乱地放下碗筷,忙不迭地解释。我忙拉住父亲说:“你和我们一块儿去吃一点吧!”“不用,不用,我已经吃饱了。再说……再说,我去了反而会影响你们。”我知道拗不过父亲,便也不再勉强。

 从那以后,我一直想着为父亲庆祝一下生日,但每次我刚一提起,父亲就打断了我的话:“你现在还没有参加工作,以后也还要等着用钱。这事么,还是等到你以后有钱的时候再说吧。”这样,为父亲庆祝生日的事便搁置了下来。

 后来的几年里,我又忙着求职、进修,不停地四处奔波,而且,我也似乎一直在“等着用钱”,一直没有等到“有钱”的时候,于是,也就一直没有等到为父亲庆祝生日的那一天。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听到了那句饱含亲情的话语:“几乎世上所有的父亲都知道儿子的生日,又有几个儿子知道父亲的生日?”向来以为坚强的我突然有一种眼眶湿润的感觉,眼前不由又浮现出当年父亲手端大瓷碗倚在墙角的剪影。的确,父亲的心里永远装着我,而我在不停地奔忙之中又有几时想到了父亲。那年的生日party中,父亲没有入席,除却父亲的执拗以外,难道我的心里没有一丝怕影响朋友欢快情绪的自私吗?在父亲的无私面前,我渺小得无地自容。

        我年轻的生命已经无法承载父亲给予我的爱的重量!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