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7mww的博客

 
 
 

日志

 
 
 
 

西塘人家  

2013-10-24 18:5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西塘是生活着的江南古镇,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相约踏上这一方水土,一睹她迷人的容颜和丰姿。

到达西塘时,已是傍晚时分,那里接应的朋友引领着我们来到一家古民居客栈。

穿过一条逼仄的弄堂,迎面就是古色古香的民居,门面上雕刻着梅兰竹菊等寓意吉祥的图案,抬腿跨过高高的门槛,看见左侧靠墙摆放着一架古筝,平添了几许文化气息。来不及细细观察,急忙奔向自己的房间,欲卸下压在肩头的行李,踩在“咯吱”作响的地板上,真怀疑稍一用力,就会使它粉身碎骨。房间中的摆设也一如旧日民居的卧室模样,两把笨重的老爷椅子,叫不出名的箱子柜子,最显眼的是雕花木床,雕花缕空的床架上,油漆虽因岁月的流逝而斑驳流离,但雕刻的花草、人物、动物形象生动,栩栩如生。透过那几乎磨损殆尽的精美雕刻,仍能依稀识别出当年那雍容华贵的娇媚姿态,仿佛一个年老色衰的美人,纵使满目沧桑,举手投足间,仍保留着大家闺秀的独有风范。

因天色已晚,朋友招呼我们出去用餐。晚餐安排在一家沿街临河的小饭店。店面不大,但是布置得非常舒适雅致,服务员也非常热情亲切,真让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温馨感觉。

那位朋友还邀请了西塘的一位客人,那就是我们投宿的古民居客栈“慎德堂”的主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主客之间一见如故,“慎德堂”主人便和我们谈起了他的身世。他的先祖南宋大臣王渊曾经担任高官厚爵,后来得罪小人,失宠于皇上,为避灾祸,隐姓埋名,归隐于此,在寻常巷陌过着普通百姓半耕半读的生活。直到五百年后,买地置产,修建了“种福堂”,方才显露山水。不过,乍一看,大门无异于寻常百姓家,进门后才能知道这是个深宅大院,一连七进。后来历经乱世,到他这一代时,也已不再是显赫人家,不过祖先留下的房屋基本保留完整。他年轻时候,曾经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干过体力活,也从事过文化工作,因为不想先祖遗留的宅院四分五裂、面目全非,从兄弟手中买下了这块地方,经营着规模不大的客栈。

这时,已是入夜时分,窗外一串串红灯笼已渐次亮起,间或有一艘小船从河面轻轻划过,载着船娘的歌声从远处摇来,又飘向远处。老人的沧桑经历让我们唏嘘不已,我们惟有把千言万语化作觥畴交错伴随这陈年往事流入愁肠。

饭后,我们回到“慎德堂”客栈。席间,曾听主人说起爱好文艺,我们就邀请他来一段,让我们一饱耳福。他也不客气,略微客套几句,就支起了二胡。首先来了一段经典曲目《二泉映月》,只见他左手上下翻飞,右手来回摆动,声音时而圆润细腻,时而暗哑干涩,时而如骤雨倾泻,时而如微风拂面,仿佛在诉说他一生曲折坎坷的遭际,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让人为之柔肠百转千回,一曲终了,余韵绕梁。然后,他又来了一段京剧选段,我们虽然听得似懂非懂,却听出字正腔圆,颇有韵味。接下来,夫妻俩又为我们献上了一段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回》,与原先风味迥然不同,但同样是令人惊叹不已。

这时,我开始留意起他家中的摆设。大厅正面墙上悬挂一块匾额,金漆写就的“慎德堂”三字金光闪耀,匾下装裱了一幅中国山水画,两旁是一副对联:“雅量涵高远、清言见古今。”画下一张案几,陈设了几件清代黄釉粉彩钵。大厅右侧供奉着先祖的画像,也贴有对联“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须花。” 厅堂中立有四根七八米高的木柱,柱子上也雕刻了“金石其心芝兰其室,仁义为友道德为师”等不同内容的对联,处处透露出书香门第的文化气息。整个厅堂的梁上雕刻有各种图案,有形象逼真的花草,有腾云驾雾的飞龙,造型别致,雕刻精细,称得上名副其实的雕梁画栋。

据说,西塘最美丽的时光在于一早一晚,我们有幸住在西塘,欣赏到这美丽的夜景。当然,最吸引大家眼球的,是古镇中最为著名的风景线——廊棚。廊棚沿水而建,远远望去,绵延不绝。传说,过去有一位老人看到船工们在烈日暴雨下艰辛劳作,就用砖木搭起了廊棚,为船工们蔽日遮雨。后来,古道热肠的西塘人都在门前搭起了廊棚,有些还修建了亭子。其实,河道作为江南水乡的主要交通纽带,也是繁华的商业经营场所,这廊棚便是旧时的商业街。为了不受风雨的影响,店家将屋檐向外延伸,逐渐形成了千米长的烟雨长廊。廊沿上串串灯笼的曼妙身姿,倒映在河面,像迷蒙的睡眼,小船驶过,就碎成一池摇曳生姿的睡莲。它们日复一日地在轻歌声中睡去,又从脚步声中苏醒。漫步廊棚之下,一边是古朴典雅的民居,一边是清水袅袅的小河。廊棚长长,小船悠悠,石桥影影绰绰,让人仿佛进入了一幅江南水乡的水墨画,使人但愿长醉不愿醒。

从外面归来时,已近深夜,远远地看见女主人站在“慎德堂”客栈门口。一问才知是怕我们初来乍到迷失了方向。想来她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我们听了深受感动。其实我们经常出门在外,早就练就了一身超常的方位概念。

宽衣解带,躺在百年雕花木床上,恍惚间回到了孩提时代睡在外婆家木床上的感觉。不知多年以前谁曾经睡在这张雕花木床,他是否和我有着相同的境遇,今夜又是否会拥有相同的梦境。这样想着,闻着空气中氤氲着的水乡气息,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主人已经为我们准备了早餐。院子的角落里,一丛芭蕉长得非常繁茂,硕大的枝叶骄傲地向空中伸展,微风吹过,清音瑟瑟。爬山虎爬满了四围的矮墙,就像是一个受父母宠爱的小孩,双手环绕住大人的腰,紧紧粘附在大人的身上。条形青石板铺就的院子中,一张石桌,几把石凳,青瓷碗盛的白米粥和几只家常小菜。而那酸酸的咸菜吃起来特别有风味。

临近中午,我们就要告别“慎德堂”客栈,主人详细地给我们讲解了车站的走向,但后来,他还是把我们送到了只有几分钟路途的车站。

现在,“慎德堂”的女主人是王氏迁居西塘后的第二十二代孙女,男主人姓郝。“慎德堂”就在石皮弄向西约几十米。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