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7mww的博客

 
 
 

日志

 
 
 
 

相逢是缘  

2014-08-15 15:4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相逢是缘,相知有幸。

一群人,来自不同的角落,驻守不同的岗位,做着各自的事情,却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素昧平生,萍水相逢,从此相守相知三十年,这难道不是一种缘分么?

很遗憾,没能在协会诞生的那一天和大家相聚一堂,一起喝着米酒,望着天空,数着星星,谈论文学。或许那时年少轻狂,诗情勃发,激扬文字,也能写出“天上的星星是你迷人的毛毛雨”那样的浪漫诗句。每每在大家回忆那年那日的光阴故事时,会有“君生我未生”的余恨划过心尖。

幸运的是,后来,我也融入了这个群体。心灵之间没有时空的阻隔,相互交往没有世俗的牵绊。有了协会的兄弟相伴,平凡的生活不再平凡,遥远的距离不再遥远,美丽的心灵一路芬芳。兄弟相见,一声问候,一个微笑,一杯热茶,温暖就已经溢满心间。这份情将会让我一直珍惜,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相逢。

 

与协会同仁相识最早的是梅花。那是在上世纪末,记得应该是一九九九年仲夏,和他相遇在上海的一次教科研培训会上。那时还没有人称呼他梅花,他还没在古镇西塘演绎他的那首最为拿手的《梅花三弄》。他和我一样,还在农村的三尺讲台默默耕耘,播种桃李。

培训会上,凑巧有一天坐在同桌,空余时间便天南海北闲聊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他是文学协会会员,有不少诗歌见诸于各类报刊杂志。那时的我对文学有种顶礼膜拜的崇敬,对诗人也犹如小草对大树追求、蚂蚁对大象的仰视,于是怀着敬仰之情向他请教有关的问题,关于协会的活动、入会的条件之类。梅花不厌其烦地予以一一解答。或许是从我的追问中看出我对文学的迷恋,梅花说如果我想加入的话,寄几篇字认为满意的稿子给他,协会会根据我的条件进行审核。

如果没有上海的那次相遇,生活也许永远会在寂寥与平淡中波澜不惊,虽然,偶尔也会翻阅一些流行的文学作品,但是不会对文学有如此的热爱。生命会在简单的机械重复中慢慢变老,原本陌生的人也不会结伴同行。所以说,一次相遇,有时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有时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对于梅花,其实我们还是习惯称呼他为徐校长,因为他曾经担任过七年的党校副校长。当后来他到老干部局去工作时,我们还是一直叫他徐校长,似乎这么叫他特别亲切,就像小时候教过你的老师一样,哪怕他当了领导,哪怕他退休了,称呼老师总觉得特别顺口。

在协会的同仁中,徐校长的诗歌最平易通俗,尤其是像我这样不会写诗的人来说,觉得当代的诗歌比古诗还艰涩难懂。徐校长写了新诗以后偶尔也会发给我首先拜读,我也会滥竽充数地点评一下,有时他会点个赞,对于出彩的那几句所见略同。我偶尔开玩笑地说,你就是当代的白居易,而我则是那个侧耳倾听的老妪。

徐校长擅长把生活中的简单场景用诗歌的语言表达出来,有时在游览的路上他就能随口吟诵几句,回来后那些文字就出现在他的诗行里。他的诗歌中,意象反复出现最多的是舟山的城北水库,或许那里留着他懵懂的青春岁月,洒下过他的宁静与骚动。

 

对于水主,梅花说他是为岱山作家协会而生的人。从协会的诞生开始,副主席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一直担任协会的主席。还有人说,如果水主不当主席,他就要退出协会。这些话乍一听难免有奉承和过激的成分,但是如果你近距离走近他,你就会深切感受到他身上特有的青春与活力。他就像舞台上聚光灯下的明星一样,有着特殊的磁场,在举手投足间,让人感觉魅力四射。

水主最大的特点,就是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洋溢着激情与热情。一提到水主,常常令我想起香港的“谭校长”,这个自称永远二十五岁的不朽明星。恰巧水主也不谋而合地自称是夜校的校长,因此我说,水主也是永远停留在二十五岁那一年。

水主的激情体现在工作中。在我们的这个群体中,很多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取得过不凡的业绩,在各自的单位中也不乏响当当的人物,但是当水主出现时,大家会不自觉地众星捧月般地围绕在他四周。上级协会向来夸赞我们是最有凝聚力的协会,兄弟协会一直钦羡我们的活动精彩不断。工作调离多年的老会员依旧会风尘仆仆地赶来,就是为了参加活动,见面聚会。为了协会,水主就像夸父逐日一般不舍昼夜,不用尽最后一滴的力气绝不停步。为了协会,他会忘记一切,会牺牲所有,有时他也会自责,就是对孩子照顾不多。

水主的热情体现在生活中。第一次见面,你就能感受他冬日暖阳般的热情,而多次接触后,没有一个人不为他潮水汹涌般的热情所感动。在和他认识之初,他曾经很热心地帮我调动工作,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至今心存感激。当然,或许是加入协会以后潜力得到提升,近年来很多会员从教师岗位跳槽到其他单位从事文字有关工作。

面对水主的热情,大家也对他投桃报李,所以他业余时间应酬很多,最多的时候据说连续十几天没有回家吃饭。我有一次对他开玩笑说,你也是主席,看来除了国家主席以外,没有人能和你的日理万机相媲美了。

对于未来,我们要孜孜以求,也要脚踏实地。我们知道,无论我们怎么努力,终究不可能成为名人,所以,水主给我们的定位是,先生活后文学。

 

许老师称他为教授,是从我开始的。他的职称是中学高级教师,相当于副教授,美其名曰“许教授”。不过,从他的学识来看,称之为教授一点也不过分。现在职称评聘容易了,你随意到中小学去走一圈,或许就能碰上好几个职称相当于副教授的老师,而他们的学识和许教授相比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许教授是岱山散文界的一面旗帜,在本地有关馆所和书目中为他人捉刀的序跋不少,可以说在岱山,他的散文至今没人能出其右。从他的文章中,可以窥视到他阅历深邃,功底深厚。

许教授和天底下的众多农村老师一样,是个实诚人,平素言语不多,一说话就像愤青一样激动不已,口如悬河。在碰到他之前,我以为自己比较书生意气,看到他之后至少是屈居第二,从他身上你一眼就能看到知识分子的形象。他喜欢带着他的书生气和我探讨各种问题,说的好听一点,是我们志趣相投。

许教授是一个相当勤奋的人,可以说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是属于高产的作家。他几乎和我同时加入协会,但是他在两三年的时间就出了第一本散文集《追你到海角天涯》,不久后又以书信体的形式出了一本《半澜居信札》。后者是写给在外地就读高中的女儿的书信,信中透露出一位不善言谈的父亲对孩子的殷切关怀,但是只有他,才能把这么厚重的知识通过朴实通俗的语言薪火相传,也只有他,才会在当今社会采用如此看似笨拙古老的方式来传递父女之间的真情。想想他的勤奋,常使我无地自容。

许教授经历丰富。他曾经在高中毕业后做过一段时间的船匠,大学毕业后又在一座孤僻的小岛任教,一呆就是将近二十年,把自己的青春和回忆都留给了当地的孩子。幸亏有文学陪伴他,还有文字追忆他的过往岁月,空闲时才可以自我解嘲,苦难对于强者来说,或许就是一笔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

 

平常生活和工作中接触比较多的,还有林科长。

林科长的爱情故事特别动人,找来名编剧名导演拍摄成电影或电视剧绝对会让人潸然泪下。在那个年代,他成绩好,长得帅,又有文艺特长,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据说高中时就有不少女同学追求他。他有点像台湾的费玉清,但是又比较硬朗。对于女生痴迷他的故事情节,大家聚会时说起来是有板有眼。后来大概因为工作后劳燕分飞的现实距离,最后这些浪漫的爱情萌芽都没有长成参天大树。

不过,和现在的那位的感情,也是历经风雨坎坷。林科长是军人的后代,随军来到岱山这个小岛,后来在某机械厂工作,带了他的徒女弟,也就是现在的那位贤内助。在结婚前,曾经有一次机会,他已经办理相关手续调到了南京工作,后来又为了爱情漂洋过海回到了岱山。想到他们的爱情,我的耳畔常会响起台湾歌手娃娃的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为这段远隔重洋又不舍不弃的真情唏嘘不已。

据说,距离相隔越远的男女结婚后,所生的孩子越聪明。这句传言在林科长的身上得到了验证。他的女儿从小就特别聪明可爱,一直是班级里的班长,后来在舟山市重点中学毕业后考取了复旦大学,现在已经在上海工作。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他们父女的感情特别深,林科长还为此专门写过一篇文章。

林科长换过几个单位,无论在哪里,单位的同事都非常敬重他。他特别有女人缘,无论是单位的女同事还是协会里的女同胞,都和他很谈得来,这主要是缘于他对女士体贴入微,非常怜香惜玉。我们习惯称他为林科长,其实,因为编制的问题,他从来没有当过科长。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