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7mww的博客

 
 
 

日志

 
 
 
 

花鸟行  

2018-05-14 12:5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我们来到了花鸟,期盼已久的夙愿得以实现。当一脚踏上码头,看到等候多时的林大哥和金姐时迎面而来,心中一阵热流涌动。正如著名作家村上春树说的,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回想一年前,因为种种原因,已经付诸行动却又不能成行,大家在微信圈里相互打气鼓劲,相信一定会有双脚踏上花鸟岛、遥望海天一色的那一天。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花鸟岛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虽然同属舟山,却要换乘三次渡船方能抵达,但它又是一个很亲切的地方,在我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同学的老家就是在花鸟,那时就听他说起过他的家乡,湛蓝的海水,奇异的贝壳,以及伟岸的灯塔。他说花鸟灯塔是亚洲第一灯塔,世界第二灯塔,心中便肃然起敬,不过至今也没有予以求证。

看到花鸟这个名字,马上会联想到国画中的花鸟画。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花一鸟,有动有静,就是一个世界。你的眼前会出现这样的画面,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剑麻,合欢,野百合,野菊花,开遍整个山野,繁花如织,芳草萋萋。

站在从卫星云图前,花鸟岛酷似一只展翅飞翔的小鸟。但令人不解的是,300多年前的康熙年间,没有飞机航拍,更没有卫星遥感,前人是如何知晓它形似飞鸟,并赐予它如此富有诗意的名字。难道它真的是几千年前的那只名叫精卫的小鸟羽化而成?

花鸟岛在舟山的最北端,东极岛在舟山的最东端,相当于舟山的两极。我一直把两者相提并论,实际上两者也确实有诸多相似之处,比如一样的原生态海岛,比如都是垂钓者的天堂,海水是碧澄的,空气是纯净的,宁静的大海一览无遗,石砌的房子错落有致,就像海上布达拉宫。

和东极岛相似,这里的石屋就地取材,依山而建,石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不像青砖齐整,不用水泥勾缝,更没有精雕细刻,但却凹凸镶嵌,相互咬合,就像渔民的个性那样粗砺而有型。它们定格在游客的相册里,活在老人的记忆中。

南宋地方志《四明图经》说,花鸟“山石玲珑,东西相悬”。在花鸟十景中,有不少与石头相关的景观,有被当地人视为神石的登基石,有面朝大海、形似猴子的大圣望海。在北湾外嘴头的海岬边,有一块拔地而起的巨石,形如张开的手掌,人称佛手石。而我,更相信它是渔民的手掌,除了食指略微短小,整个手掌显得孔武有力,几个手指挺拔而立,大拇指尤为粗壮厚实。我相信,这是一只捕过鱼虾的手掌,是一只扯过风帆的手掌,是一只饱经风雨的手掌。

在花鸟岛,我们没有见到想像中的花团锦簇,或许是时节偏早了一点,春风还没有把它们唤醒。略感失落间,发现不时有参天大树映入视野,最显眼的是沙朴树,满山的茅草和芦苇还没有抽青,高大的沙朴树因为没有绿色掩映而显得更加出彩。在溪涧旁,在悬崖边,在石缝间,沙朴树顽强不息地生长着,即使身处逆境,也能始终保持向上的姿势。最古老一棵沙朴树,据说活了上百年,树冠的直径约有五十米。它冲破八方的压力,挣脱重重的束缚,迸发肆意生长的力量和蓬勃绽放的生命。

岱山和嵊泗,都是远离大陆的离岛,地域相近,人文相亲,此行居然还发现,原来还各自拥有404个岛礁。一直有这样的传闻,海岛人特别豪爽热情,而我向来认为,越是身处小岛的居民越是好客。在花鸟岛,有一句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在花鸟岛公约上写着,“花鸟最美的风景是人”。这番出行,将近三天的时间,林大哥和金姐一直陪同着我们。我第一次品尝了刚从海里钓上来的真鲷和青郎,还重新体味了螺酱、锉壳、泥螺这些舟山老下饭。在生活贫穷、食物贫瘠的童年时代,几粒泥螺,一撮蟹酱,就能痛快地咽下一大碗米饭。

很早的时候,读过波兰作家显克微支的《灯塔看守人》,对灯塔工简单孤寂的生活深有感触。这次参观花鸟的灯塔,发现和书中那座也是黑白两色的灯塔有几分相似,我想,那种单调重复的生活,应该也是雷同的吧。惊喜的是,这里灯塔工的队长,竟然是和我同一个村的老乡,虽然长年的孤寂造就他不善健谈的个性,但我们还是短促交谈了一会。

花鸟灯塔四个字,在这里化成两个村庄的名字,一个叫花鸟村,一个叫灯塔村。在灯塔村,我们坐下来和百岁老人毛阿娥老人聊了一会天。听金姐说她每天都会把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喜欢小酌一杯,也嗜好抽几根烟,同行的朋友递过一支烟,客套几句后她就自然而悠闲地抽了起来。我猜想,她年轻时,不是大家闺秀,那也一定是小家碧玉。现在虽然耳朵有点背,但精神依然矍铄,拉着金姐的手,像对待小孩子一样问这问那,最后硬是塞给她一个苹果。

人终究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年轻人像羽翼丰满的小鸟一样飞出去,而老年人却习惯于叶落归根。我们跋山涉水来这儿小憩数日,笑逐颜开,乐而忘返,若让你久居此间,恐怕不出一周便会寂寞难耐。很多人口里念叨着向往自由,喜欢安宁,但又何曾放下过心中那一份牵绊和执念。

灯塔让花鸟名声在外,但灯塔绝不是花鸟的全部。热爱生活的人,总能在看似一成不变的生活中,发现不一样的美好,在别人眼中的平淡生活中,挖掘出属于自己的快乐,把平凡的岁月谱写成一曲缓缓流淌的歌。

“离岛,微城,慢生活。”这是嵊泗的广告语。东绿华和西绿华早就连成一片了,嵊山和枸杞也像双手握在了一起,洋山通过东海大桥变成了半岛。若干年以后,随着北向大通道宏伟工程的实施,又会有不少海岛拼接成大陆,小岛会渐次递减,在交通快捷方便的同时,乘船和慢生活或许会逐渐成为一种奢侈。“快不过年华,慢不过五码。”咀嚼着这句民宿中看到的话语,心中颇有些感慨,但又不知如何言说。

美丽的花鸟,你把最美的山水呈现在我面前,我要把最好的青春留给你,就让我把最真的梦留在这里,等待下一个春天再来捡拾。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